wild chicken writer
(who write just for herself to 额… shuang)

*当卤粉馆对面有家宠物店

我的朋友:你怎么了怎么吃的这么快?!

+

【汤草】到美国后的几个晚上。

什么标题。


      美国与日本有整整十四个小时的时差,在飞机上昏昏沉沉也就适应过去了,他没想到所谓自转公转倒时差真能把自己折磨成这样。凌晨五点,自习室还亮着,是早起赶论文的研究生。红灯区的霓彩一直没灭,但一片夜店早就鸦雀无声。工人们顶着冷汗已经劳累了两个小时,对他们而言只是一天的开始。至于汤川,他给自己泡了杯咖啡,把头脑一点点清空。

      第一天他只睡了两个小时,头疼虚弱恶心,浴室镜子里和二十年前别无二致的眼睛审视着自己。在意识最薄弱的时候总会想起无关紧要的...

+

【汤草】与一起案子有关

        要坐整整十个小时的飞机,汤川早就给自己安排好了事宜,但还没打开笔记本时,那种落下东西的既视感像恼人的蝇虫围在他耳边。理智与情感在这个天才身上充分独立,因此那些感觉根本没有烦扰他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落下了”情感模块在他快合上睡眼时提醒。于是汤川再想了想,发现冲咖啡的马克杯还晾在柜子里没洗,等到回去估计就不能用了。...


+

© 摩托车的士 | Powered by LOFTER